上一页    目录    下一页    

第7章 林思雅被抓了

小说:大枭雄  作者:老唐酸菜.

  我拍下去的时候骂了一句操,手上的力道一点都不轻,龅牙强的脑袋顿时被我拍得头破血流,他松开了林思雅,捂着脑袋惨叫了起来,我用力一脚踹在龅牙强的肚子上,把他踹得摔倒在地上了。
  我当时也是脑袋一下子发热,根本就没有去想太多,我只知道如果我不这么做,林思雅就肯定会被龅牙强这狗日的玷辱了,龅牙强惨叫了一声,伸手在脑袋上一摸,满手都是鲜血,龅牙强在我们学校那可是狠人啊,就连暴龙都要给他几分面子,被我砸了一板砖后,他一脸狰狞起来骂道:“小杂种,你敢打老子?!老子杀了你!”
  龅牙强居然不顾满头的鲜血,径直朝着我冲了过来。当我看到龅牙强头破血流的时候,我心里其实有点慌,我以前基本上没有跟人打过架,这一下把血都干出来了,我挺怕的。我一慌神,就被冲过来的龅牙强踹了一脚,这家伙的确很猛,我被他踹翻在地上后,还没翻身起来,他又狠狠的踢了我一脚,我捂着肚子惨叫不已。
  林思雅虽然喝醉了酒,不过这时候她也被吓醒了几分酒意,大喊着别打了,龅牙强怒了,根本就不管林思雅,反而用力将林思雅推得摔倒在地上,我抱着脑袋,看到她倒在地上后,怒喝一声,抱住了龅牙强的脚,大吼一声,用力往上一掀,将龅牙强撂翻了。
  我赶紧把林思雅扶了起来,她的膝盖了手掌心都磕破了皮,在淌血,看得我挺心疼的,龅牙强挣扎着站起来,还想继续打我,我也豁出去了,趁他还没站稳,也一脚踹他肚子上,要说打架单打独斗,我倒不一定就打不过他们,只是我不敢跟他们打,也没有他们那么狠。
  龅牙强捂着肚子在地上叫着,就像一只煮熟的大虾米,我抓着林思雅的小手说,快走。我们在小旅馆门口打架,已经惊动了里面的人,不过旅馆的老板也没有管闲事,就站在门口看着。
  林思雅是个典型的软妹纸,乖乖女,眼看这头破血流的场景被吓坏了,我拽着她倒也不费劲,一口气跑了挺远,一开始还能听见龅牙强在后面一边追我们一边大骂,后来渐渐就听不到了。
  我们俩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气喘吁吁,汗流浃背,林思雅根本就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,停下来之后,她就问我,我有些生气的说,今晚谁让你来的?你差点就出事了,知道不?我都快被你给害死了。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。
  林思雅受了惊吓,又跑了一阵,倒是清醒了一些,她委屈的说,我还不是因为你生日才来的啊,你干嘛凶我?而且我看你们不是称兄道弟,玩得挺好吗?
  我没好气的说,好个毛啊。算了,不说这事了,我先送你回家去吧,记住以后不要再跟他们来往。我心里的确有点埋怨林思雅,本来她如果不来,我最多被龅牙强大骂一顿,事儿就这么过去了,可现在成了我把他打骂了一顿,这还了得?
  想起这事我就觉得头皮发麻,同时得罪了学校最牛掰的两个混子,我在学校真的混不下去了,但我也不后悔,如果再来一次,我还是会这么做的,这是我做人的原则。
  林思雅说她爸爸去了外地,就她一个人在家,否则她都出不来的,我把她送到楼下后,也没有心思去她家再跟她调调情,趁机占点便宜,而是直接回家了,一路上我都心烦意乱的,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接下来的糟糕事儿。
  我回家后倒床蒙头就睡,有时候我真想这要是一场梦,那该多好啊。我不认识林思雅,白菲,暴龙,龅牙强也不会相继来找我的麻烦,我继续过着我那混吃等死的日子,可这终究不是一场梦,一切都已经发生了,我改变不了局面了,摆在我面前的选择就只有两个。
  要么逃避,要么面对。
  我在床上辗转反侧,难以入睡。一直到快天亮了我才因为太困了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,感觉还没睡多久呢,就被我妈的敲门声给惊醒了。平时我都会按时起床吃早饭,不用我妈叫我的。她在门口说,再不起床吃饭就要迟到了。
  我蒙着被子说不想去上学,我妈的语气都变了,问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赶紧去看看医生。我说我挺好的,就是不想去上学。我没有那个勇气去面对,也没有能力面对,所以只能选择暂时性的逃避,龅牙强和暴龙总不敢追到我家来打我。
  我妈叫了我几声,我嫌她烦了,干脆就不说话了,捂着被子继续睡,但这时候砰的一声,我的卧室门口已经被踹开了,我爸那并不算特别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的床边,我还没反应过来你呢,他一下就把被子给我掀开了,粗糙和宽厚的手掌直接拍在我的屁股上,啪的一声,我顿时觉得屁股都麻了。
  我爸吼道:“想造反了?赶紧给老子起来去上学,要不然老子打死你。”我知道我爸的火爆脾气,我要是跟他对着干,肯定没有好果子吃,我对他怒目而视,心里充满了怨气,不过我还是不敢忤逆他,起床洗漱之后,磨磨蹭蹭的朝学校去,我感觉我这一去,绝对就是羊入虎口啊。
  我没有骑自行车,而是搭公交车去的,到了学校站,我偷偷躲进一家文具店远远的看着校门口观察了一番,徐杰带着几个人在校门口东张西望的,不知道是不是在等我。我心里发怵,暗想这架势,我哪敢去上课啊,这不是送死么?
  我在文具店里来来回回的转了好几圈,头皮都快抓破了,还是一筹莫展,搞得那文具店的老板都以为我是想偷东西的了,一直盯着我,我挺不好意思的,就跑到旁边一家我经常去的租书店里猫着。
  眼下看来,学校是万万去不得了,但我逃课的话,估计班主任会打电话通知家长的,想起我爸揍人的狠劲儿,我就不寒而栗。想到这里,我心里很烦躁,对我爸满腹怨言,恨他没本事,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能保护,还整天在家里装英雄。
  徐杰他们在校门口等了好一会儿后,我看到龅牙强出现了,他骑着一辆电动车,头上裹着纱布,徐杰跟在龅牙强的身后进了学校去,我估计龅牙强要是看到我,能直接把我给整废了。
  那书店老板见我鬼鬼祟祟的,不知道啥时候走到我的后面拍了我一下,差点给我吓死了,我跟这老板挺熟的,平常老在他这里买些杂志,租小说书看。他问我跟做贼一样找啥呢?我吞吞吐吐的说没找啥,老板神秘的笑了笑说:“你小子,我还能不知道你心里在想啥吗?正好我这里有几本特别好看的小说,不过只能你自己看,别四处传阅啊。”
  当我看到他递过来的书名后,脸一下就红了,要是平时,我肯定看得津津有味,这会儿我哪有心思啊,再强的欲望也被干没了。我打定了主意,不管怎样都不能去学校。我也不敢回家,就干脆跑网吧玩游戏去了,中午就在网吧吃了一桶泡面,捱到下午放学的时间,我才离开网吧回家去。
  在回家的路上,林思雅给我打了个电话,问我在哪呢,我说正要回家呢,林思雅说她不敢一个人回家,问我能不能接她,我心里有点纳闷,觉得她说话的语气跟平时不太一样,好像有啥事瞒着我一样。我就问她咋了,是不是发生啥事了,林思雅一下子就吞吞吐吐起来,让我觉得不对劲。
  这时,手机里传来一阵杂音后,我听见白菲那娘们儿说:“林枭,你要不想林思雅有事的话,你就赶紧来一趟,要不然我可不敢保证她不会出事儿啊。”
  我心里咯噔一下,顿时火冒三丈,大骂白菲卑鄙无耻,说这事跟林思雅没关系,有本事就冲着我来,白菲说:“你丫倒是别躲啊,跟他妈的缩头乌龟似的,你放心,只要你来了,我保证不动她。”
  白菲说完把电话给挂了,我急得抓耳挠腮的,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不知道该咋办了。白菲这娘们儿找不到就把主意打到林思雅身上去了,我要不去的话,林思雅肯定要被欺负了,可我去了,挨打的人就是我,想想暴龙之前在厕所里揍我那狠劲儿,我就不寒而栗,我是真的害怕了。
  我是打心眼儿里喜欢林思雅,挺想跟她处对象的,要不是因为她,我也不会跟白菲和暴龙结仇,更不会砸龅牙强一板砖,我有点担心她,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去,就只好悄悄的返回学校,白菲就在学校旁边的一家台球室里,那附近好几家台球室,平时是学校的混子们最爱待的地方。
  在半路上的时候,我还捡了一块板砖和一些小石头放包里,把书本卷起来,用胶带绑成书棍藏在腰后,寻思着万一真干起来了,我也不至于太吃亏。刚放学那会儿校门口人还挺多的,我混在人群中,看到马路对面的台球室门口站着两男的,我认识他们,是暴龙的兄弟。
  我又仔细看了下,果然看到白菲跟暴龙都在里面正打球呢,林思雅就站在一旁,我看见她脸颊上还有手指印,脸蛋也肿着的,气就不打一处来,这肯定是白菲干的,太他妈的可恶了。林思雅性子好,总是被白菲欺负,我都看不下去了。
  不一会儿他们打完了一局,暴龙不耐烦的问:“林枭咋还没来?”旁边一男的说估计是害怕,不敢来了。白菲用手里的台球杆敲了敲林思雅说:“你那个怂包干哥真他妈的孬,你再给他打个电话,他要是不来,待会儿我就把你带小树林去,扒光你的衣服。”
  我恨不得冲出去抽死白菲这娘们儿,林思雅流着眼泪说:“你刚都打了电话了,他不来,我有啥办法,你放了我吧。”
  看林思雅可怜兮兮的样子,让我感觉特心疼,暗恨自己没本事。白菲走到林思雅面前,用手在她脸上拍了拍说:“放了你?你想得美,林枭那狗杂碎要不来,等会儿有你好看的。”
  白菲是吃定了林思雅,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让我极度厌恶。这时,我脑子里突然有了个主意。

上一页    目录    下一页